黄珠房产资讯网

专业的房产网站
聚焦全国动态

界定难定值难 首都第二国际机场举证难 大件“国际搬

首都第二国际机场新民晚报讯(记者宋宁华 通讯员黄丹 鲍海跃)随着移民国外和海归回流等流动不停增加,个人大件物品的跨国物流业务也在日益开展。局部传统的货运代办代理、运输公司陆续初步承接个人物品跨国托运业务,“国际搬场”业务逐渐成为新的增长点。然而,这类业务由于涉及到国际承运方,手续复杂、环节繁多、容易孕育发作意想不到的风险。本日,记者从上海海事法院得知,该院已受理多原因个人大件物品跨境运输而孕育发作的纠纷,而且还呈逐年回升趋势。

界定难定值难
首都第二国际机场举证难 大件“国际搬

图说:海事法院稿件。量料图

国际搬场纠纷频发

在一原因“国际搬场”引发的纠纷中,原告韩某诉称其委托被告上海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从新加坡至济南运送自用家具。货经海运至上海后, 绿地房产,因某运输代办代理公司支配失误招致损失。在协商弗成的状况下,韩某将物流公司诉至法院,哀求判令被告物流公司及第三人运输代办代理公司连带赔偿丧失45万余元人民币,并退还运费5万余元人民币。

对此,原告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货物清单、家具原始照片等证据,以证实家具的价值和打包运输状况。然而,运输代办代理公司提供的进口海关关税凭证却显示这批家具的进口税金总和仅为894元人民币,所有商品的总体完税价格仅为4700元人民币。原、被告单方在对家具的详细货值上各执一词。

在另一原因搬场到国外而引发的纠纷中,陈某委托上海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运送自用红木家具至国外,单方通过微信就运输事宜停止协商。之后,物流公司上门取货,仅约定每立方2100元人民币的用度,却未就地测质货物体积。翌日,单方签订了运输合同,但仍然未确认货物体积。随后,物流公司通过微信告知货物体积数为23立方。陈某心存疑虑,赶快往堆栈想实地测质时,发现家具已转运至其他堆栈拆箱待运。单方再次约定,陈某可择日另行前往测质体积,但陈某因故未前往测质。后单方协商,先行运送货物,待送至国外指定地点后再测质体积。

谁料,家具到达后发作货损,且在宗旨地测质体积仅为11立方。单方为此孕育发作纠纷,陈某将物流公司诉至上海海事法院,要求物流公司赔偿家具丧失并退还货物运输用度4.8万元人民币。

界定难定值难
首都第二国际机场举证难 大件“国际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法令关系界定存在难点

据介绍,在这类案件中,法令关系界定存在难点。此类案件的合同相对方多是提供包孕订舱、报关、包拆、海上运输、陆路运输等综合效劳的公司,这与传统海上货运代办代理、海上货物运输法令关系存在一定区别。在运费认定过程中,有物流公司认为,向客户收取的用度仅是做为物流平台的“介绍费”,其实不是实际的运费。如何界定个人客户与物流公司之间的法令关系,成为此类案件的新难点。

其次,该类案件还存在物品定值艰难、运输过程难以举证的状况。有些个人和报关公司为避让进出口税费,减少相应老本,委托非正式的国际物流运输公司,支配不标准,没有出具提单、仓单、送货单、签收单等重要货物交接凭证等,招致物品定值艰难。另外,这类物流运输公司转委托现象非每每见,个人客户对实际承运人一无所知,要举证证实承运人在运输过程中存在过失也具有相当难度。

上海海事法院为此建议,个人跨国托运物品应选择正规的国际运输公司,依法依规向有关部门报告货物实际价值;与物流公司签订书面合同时,在合同条款中应对物品数质、体积、运费和物品价值作明确的约定,设置相应的违约条款明确合同单方的势力义务;对吩咐运的名贵物品,建议置办保值险或运输险等商业保险作好风险防备;留心生存托运物品的原始置办凭证、发票等可以证实物品价值的相关票据。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