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珠房产资讯网

专业的房产网站
聚焦全国动态

北京周口店遗址猿人洞开放了吗州长换人,背书失效,富士康在美100亿项目要黄了?

北京周口店遗址猿人洞开放了吗◎智谷趋势(ID:zgtrend) | 吴下阿萌

01

美国中期选举,威斯康辛州州长换人,这本是一个跟中国民众八竿子打不着的动向,但一个被特朗普称作“第八大奇迹”的项目,使这个州长变动跟中国的产业布局紧密相连。

这个项目就是富士康在美国号称的百亿美元液晶面板投资项目。6月28日,项目在美国举行了动工仪式,特朗普亲临现场,他甚至将液晶面板基地称之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北京周口店遗址猿人洞开放了吗州长换人,背书失效,富士康在美100亿项目要黄了?

特朗普参加动工仪式

富士康的美国投资不仅成为特朗普“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标志性项目,而且以其巨大的体量,事关中美乃至全球的产业链变革。

但这次中期选举,和富士康达成协议的共和党州长沃克输了,他曾称赞郭台铭为“世界上最杰出的商业领袖之一”。

现在,民主党籍州长竞选人埃佛斯当选,此前他曾表示,将解散参与郭台铭招商的威斯康辛经济开发公司,还说会想办法逼郭台铭就范,并将检讨核发给鸿海的空污许可证。

州长换人,背书失效,富士康的美国项目会不会有变?

02

富士康在美项目的变数,在州长更替前就出现了。

美国为了吸引富士康,拿出了40亿美元的税收优惠和补贴。

威斯康辛给富士康的不止如此。州政府的补贴包括,1.64亿美元用于修建道路和高速公路,为工厂提供服务, 北京房山周口店镇房价,另外1.4亿美元用于建设一条通往富士康的新输电线路。

“商人治国”的美利坚又是掏钱又是修路,还给建设新的输电线路,可谓是为富士康的落地做了万全的准备。

优惠政策这么多,美国当然不傻,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富士康总裁郭台铭承诺做到以下几点:

在美建设75英寸电视机10.5代液晶面板工厂

实现100亿美元的投资目标。

到2023年,要提供1.3万个工作岗位。

细细想来这些条件和特朗普心里的算盘不谋而合,“产业回迁”、“创造工作机会”一直都是这位总统所标榜的。

但是这些承诺现在看来,富士康方面出现了变数。

屏幕小了,投资就少了。

原本富士康承诺的是建造75英寸电视机10.5代液晶面板工厂,现在它表示,将建造一座规模小得多的6代LED工厂。

生产的屏幕更小,其生产投资是前者的三分之一。供应链咨询公司(Display Supply Chain Consult.)合伙人鲍勃奥布莱恩称,6代LED工厂将需要大约25亿美元的投资。

投资少了,那原来承诺的就业机会还能保证吗?

富士康的高管称,他们的目标是用机器人制造大部分产品,要用“AI,8K+5G”高端技术来建造“生态系统”,而不是工人。

前任州长沃克在 2010 年当选时承诺,将在首个任期内创造 25 万个新的就业机会,但是一直没有实现。与富士康的协议,不免让人理解为是他当初为了争取连任的“救命稻草”。

03

除了难啃的硬骨头新州长,“缩水”的承诺,郭台铭所要担心的远不止这些。

虽然时奔着创造就业机会去的,但是美国如今的失业率一低再低。威斯康星州的失业率为3%, 郑州高铁哪里周口近,低于美国平均的3.7%,能不能招够人都是难题。

上个月,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启动了一场最大规模招工活动,一共面试数千人,涉及的岗位包括金融分析师、工厂运营总监、规划经理、全国销售总监、市场营销总监等。不过事后仅收到1300份简历,最后只有300人获得面试机会。这与预先期待的人数相距甚远。

另外,能不能招到合适的人才,也让郭台铭犯难。10月6日,哈佛大学教授史兆威(Willy Shih)在《福布斯》发表文章指出,制造电子平板显示器的技术来自亚洲,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平板显示器工厂都位于东亚,也就是说在美国几乎没人有相关经验。

另外也很难指望该州的大学提供新的工程人才。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与工厂招工相关的两个专业——计算机科学和电气工程,全日制研究生群体中分别只有28%和27%的美国学生。

也难怪前两天爆出消息称,郭台铭试图透过内部调度引进中国工程师。

两难境地就在于此,换取40亿美金和各项优惠政策的承诺是创造就业机会,但是美国本地招人之难又如何让郭台铭兑现承诺?

2017年10月,就在立法机构通过富士康协议一个月之后,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38%的威斯康星州东南部的人认为该厂对该州有净利润。紧接着是2018年3月的民意调查,调查显示,支持者也在五个月内从38%跌到了25%。

除了招人难题,和民心难抚,富士康面对的困局也可以参照“前车之鉴”。

“玻璃大王”曹德旺是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福耀玻璃的董事长,在2016年他在美国俄亥俄州的汽车玻璃厂正式投产。开厂不久,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OSHA)对福耀的一些违规行为处以了逾22.5万美元罚款。虽然这个罚款最终通过谈判降低到10万美元,但是要知道美国的工会可不是吃素的。

2015年澎湃新闻调查过当时赴美办厂的企业。值得注意的是,一家中资的纺纱厂开出了高于当地每小时8~9美元的平均水平工资,但是还有一些员工忍受不了工作环境而辞职。

在倡导人权至上的美利坚,他们不会置员工利益于不顾。要想像之前一样对员工进行管理,存在着许多障碍。

这对于一直背着“血汗工厂”标签的富士康,无疑是个警示。补贴和优惠是多了,但是“游戏规则”也不同了。

04

威斯康辛不是成为被承诺的第一个政府,富士康有许多“前任”。

富士康早在2008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同越南相关部门接洽,兴建了一些厂区,主要生产显示器、电脑零配件,人数规模大概在5000人左右。但是后来,富士康“冷落”了越南,转向了印度。

2015 年 8 月,富士康就宣布将在印度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地区投资 50 亿美元,建设代工厂等设施,并在 2020 年前创造 5 万个就业岗位,但只兑现了一小部分。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 2011年富士康承诺投资100亿美元的巴西,都出现了类似的结果。还有宾夕法尼亚的哈里斯堡,富士康承诺投资3000万美元,雇佣当地大量工人,最终也没了下文。

威斯康辛的纳税人们在怀疑自己交出去的税,能不能在富士康的建厂中得到回报时,不可避免地要去参照以上的其他地区。

除了要担心腰间的钱包能不能鼓起来,还要担心生活的环境会不会更糟糕。

密歇根大学环境工程学教授彼得·阿德里亚恩斯说,富士康生产的液晶显示屏需要苯、铬、镉、汞、锌和铜。这些材料如果不适当地排放是非常危险的。

在这个问题上,密尔沃基市立法参考局翻出了一份富士康的“旧账”:“截至2013年,中国有2500万至6000万英亩的可耕地由于电子工厂而受到重金属污染”,富士康对此作出了重要贡献。

虽然富士康也承诺它将建立一个零液体排放系统,“这将超出任何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关于工业用水排放的要求。”但是鉴于前文它缩水的承诺,当地人对其可能性存疑。

前任州长沃克还在任的时候,他免除了富士康遵守一般环境规则的责任,允许富士康在建设和运营期间向湿地排放物质,并为此重新规划河流路线。

新上任的州长会不会有政策变化,值得观察。

在当初“玻璃大王”曹德旺,对选择赴美建厂的回应中他也表示,“中国仅人工成本低于美国,其他生产成本都比美国高,在美国开厂利润高于中国;中国制造业综合税务比美国高出35%”。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分享:

评论